◤短篇小说◢《黄梅故事》第三辑乡音(301)长胜墩

时尚        2019-06-15   来源:小斌说三农

                          (此著作已公证抄袭必究)

       我以为好的短篇小说便是好酒与好花。

       一是恰当的时候阅读,一是喜好它的人阅读,常常就会发生短篇小说的宿醉。美好的宿醉都是同样的感觉,晕在一种美景里不能自拔。我阅读好的短篇小说,就是这样的情形。

     写了二十余年,这还是第一次出版短篇小说集子。说是《黄梅故事》,其实不是故事,也不是黄梅,是我自已的一次次宿醉,一次次非常有趣的宿醉。

     但愿今后还有,当然会有的。

        

                慧成像一个家庭主妇似的忙里忙外,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来,嘴角漾起抑止不住的笑意,慧成特意烧了一大盘龙虾,还有两荤两素四个碟子。慧成边倒啤酒边说烧得不好,都是些土菜。


            匡国战还没有动筷子,香味已经扑过来了。匡国战一看,这盘虾放了许多姜呀、蒜呀、辣椒、五香、八角等一大堆调料,那龙虾更是发出诱人的像红玛瑙似的光泽。匡国战惊叹道,慧成还有这一手呀,啧、啧、啧!


           这是雷池湖龙虾,正宗的。慧成笑问,味道还行?


          匡国战剥了一个龙虾蘸汤吃了,说,这味道,打一个嘴巴也不肯丢的。


             那也太夸张了吧!慧成乐得眉眼间都堆满了笑,你不是讽剌我吧?


              吃得好,说得好,倒是实打实的,还敢讽剌?匡国战端起杯子说,我敬你,让我尝到了如此的美味。


           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我敬你,你是贵客嘛!


             我敬你你又不肯,你敬我我又不受,这样我们互敬吧。


              这样最好!


           他俩碰杯后,匡国战一口便将一杯啤酒干了,慧成喝了小半,欲分几口,匡国战见了,说,难为你了,心意到就行了。


           慧成不肯,慧成说,第一杯我一定要喝下去的,不行就显得太不尊重了。


             没关系的,量有大小呀,我理解。


            越是理解越要喝的。慧成就憋着一口气,将杯中的啤酒全喝了,又给匡国战和自己斟满酒说,好吃就别停筷子呀,你吃得越多喝得越多我越开心,以后一定要常来哟!


          那怎么成?第一次是贵客,第二次是常客,第三次是食客,再来一次就是蹭饭的了。匡国战呷了口啤酒说。


           看你说的,你天天来才好呢,不过是锅里多放瓢水;菜呢,只要你不嫌丑,房前屋后摘一点、拔一点、割一点,再到湖里捞一点出水鲜,不过湖水煮湖鱼罢了。慧成比划着,眼睛里充满了憧憬,她的确是个心路很大的姑娘,有一种不甘久居乡野的张狂,对未来对外面的世界都有一种小布亚乔亚式的幻想。她料定,匡国战正是她通向辉煌坦途的桥梁。


          如此盛情,真让人不过意。比较起来,匡国战真是大呆鹅一个。


           不过意你就提两包礼来嘛!慧成逗趣道。


            变着法子要饭钱了是不是?匡国战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也跟着开心道。


            正想开个饭店跟梅东洋比试比试哩,慧成眉眼生动地说,也保不准真有什么陷阱,来个宰客!


            那我就是自投罗网啦!匡国战搛住一只龙虾说,像这玩艺活的时候张牙舞爪的,这阵子就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了。


              慧成闷着头一口气就把一杯啤酒干了,然后沉沉地放下,说,匡乡,你话中有话,凭我的直觉,似乎有什么心思或者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似的。


           哦,你的眼光真毒呀,虽然我跟你又吃又喝、又说又笑,但下午的事情其实我一直没有放得下,梅东洋说村里干部吃掉了一座小洋楼,我感到诧异、感到震惊、感到耻辱、感到心里在滴血……


             哦,慧成似乎回过神来,带着点不屑的笑说,你个大乡长,就这事值得你这么伤心痛肝的?你想想你才吃了多少一点,你没有来这帮蝗虫早把村子里的这一点点油水这一点点绿色啃得精光。


            匡国战的脸色有点白,白得泛灰。


              你不舒服?是不是酒……


            我很难过,匡国战举手止住她的话说,你作为一个农技员对害虫竟这样孰视无睹?!我很难过,很难过!


            匡国战——!慧成凝视良久,轻轻地、深情地呼唤着,是我糊涂了,还是你喝多了?要知道我们面对的不是庄稼上的害虫,而是庄稼人的虫精。


               好一个虫精!匡国战喝彩道,正因为是虫精,所以我们不能等闲视之。我觉得应该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


            我很钦佩你,钦佩你的人格和勇气,来,我敬你。慧成端着杯子和匡国战碰杯说,同时我也不无忧虑,俗话说,出头椽子先烂;古人则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总而言之,是枪打出头鸟。


            匡国战不吭声,匡国战咕嘟咕嘟一口气又喝了一杯啤酒。也许有慧成这样的女孩子坐在对面,匡国战觉得今天这啤酒有点异样,有一股不安分的火焰渐渐在他胃子里然后在他的身体的各个部分燃烧起来,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你今天来,我很高兴,很高兴。我希望你什么也不要想,就像刚开始一样,快活起来。慧成带着一种无法拒绝的关爱的神情走过来给匡国战倒酒,然后就再自然不过地挨着匡国战坐下来说,我今天真快活,我从来也没有喝过这么多啤酒,我嫌它有股泔水味,我知道我话多了,言多必失的,但我没有把你当外人,甚至没有把你当领导,我是把你当朋友,当哥哥……看的,你喜欢有我这么个妹妹吗?我有点颠三倒四了,我是糊涂了是不是?


          你是难得糊涂呀!匡国战的身子下意识地朝旁边挪了一下,但是他看到了蓝色的火苗,他体内像魔鬼似的一蹿一蹿的蓝色火苗。


            我才疏学浅,哪敢拾郑板桥牙慧?你这明明是笑话我嘛!你好像还讨厌我,你让着我干嘛,跟我保持距离干嘛?难不成我吃了你?我知道你心里有她,那是只天鹅吗?我是丑小鸭!


            匡国战劝道,慧成,看我们今天都喝得不少了,还是见好就收吧。


              哪里就好了,连古人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难道我俩算不上知己吗?慧成人有些歪斜地琅琅笑起来,喂,男子汉,喝酒吧!敢不敢?


            匡国战有些不自然地笑起来,慧成这声具有讥讽意味的“男子汉”和极富挑战意味的“敢不敢”深深刺痛了他。匡国战听到了自己体内那蓝色火苗的又尖锐又飘渺的声音,那是一种痛楚和欲望交织在一起的呐喊。匡国战按捺不住自己,从来没有过地想征服她,脸色阴沉地说,好嘛,喝嘛,要喝就喝三杯!


           不就是三杯吗?好,舍命陪君子了。慧成的大眼睛睥睨着匡国战,不紧不慢地说,但有个条件,要喝就喝交杯酒。


          喝交杯酒,匡国战愣了一下,这一愣在这种心理战中就打了折扣,跟慧成酒还没有喝就先输了一回。匡国战自然不甘,就玩嘴皮子玩理论玩深沉,他咳了一声说,硬摘青苹果必定就是酸涩的,如若这么个喝法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游戏!这本来是一种仪式,民俗的庄严而有趣的仪式,我们这么潦草和游戏,不是对传统的一种亵渎和蔑视吗?


            虚伪的仪式,传统的垃圾,让它像虫子似的……见鬼去吧!慧成的眼睑周围生出了淡的红晕,眼睫毛也上下乱颤着,有几缕血丝的眸子显出几分朦胧,慧成的舌头也有点发硬,甚至原来编得好好的两根乌乌的、油油的、亮亮的辫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散了,这使慧成在匡国战的眼中格外地妩媚,声音也分外地嗲,游戏……我喜欢,不在游戏中新生,就在游戏中灭亡,人生苦短有时是离不开游戏的。


            坦率地讲,我不喜欢游戏。匡国战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显得过于庄严和沉重,似乎他宽阔的肩膀生来就是承受挑战的,似乎他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他正死命压抑着他身体内浮躁的冲动,压抑着那蓝色的火焰,甚至想让它窒息。但慧成那种女孩子身上在空气中浮动的气息幽幽的、飘飘的、若即若离的、若有若无地钻进他的鼻腔,他的心悬起来了,飞起来了,话说得也不连惯了,他发了一会儿愣,他很想握着什么,他在不经意中转动手中的杯子说,如果是游戏人生的话……


           我的乡长,你别偷换概念,喝酒呀。慧成透过杯子中淡黄色的啤酒看着匡国战变形的脸说,我还要忠告你,你不要满眼挑瓜,挑得眼花;更不要这山看得那山高,我不是说我如何如何,我是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今天的话多了也蠢了,说着说着又在教训领导、教训冒号、教训头了。


            你的话听起来确实有点拗口,甚至费解,这里不存在等级的差别,只存在性别的差异。


            接受批评,我的领导、冒号、头,哦,都不对,应该说——男人,一个被女人教训着又反过来教训女人的男人,我回味过来那感觉真是令人心颤的。有首歌不是这样唱的么——我愿她用放牧的皮鞭,轻轻抽在我身上。你说是不是,被女人教训男人就那感觉,皮鞭轻轻抽的感觉。然后男人……


           然后男人就由一只可怜的小羊变成一匹北方的狼,扑向唱着歌的牧羊姑娘。


             你倒会幽默呀!慧成笑起来了,我知道你心里憋着一股气,却把人逗得憋不住乐起来,其实你在貌似轻松、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声东击西、指鹿为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话题掩饰下巧妙地逃避了我提出的实质性问题,而且把它弄得鼻塌嘴歪、血乎零落、灰不溜秋、面目可憎、令人生厌。


           乖乖,我的才女,你用了这一串一串的词汇,真把我搞懵了。你这是表扬我,还是批判我呀!


           批判,批判你对爱情的反动!


            由羊变成狼就反动吗?


             为什么是狼呢?为什么不是一头雄狮!


             乖乖,我的才女,我真的说不过你,你那么关心实质,一下子就击中了我的要害,那么我的实质性问题你关心不关心呢?如果我请你把我带到湖里去,看看你提醒的那个像影子似的神秘人物究竟在干些什么,你会同行吗?


            会感兴趣的,会水落石出的,如果我高兴的话。


            这就是说你现在还不高兴,至少是不太高兴,而根源在我身上,是我没有把你弄得高兴。


              可以这样说吧,你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你关心的就是工作工作还是工作,好像不懂得享受生活,这会让所有的女孩子感到失望,感到跟你在一起像跟木头人在一起没有意思的!


              所有的吗?木头人吗?这话像锥子似的将匡国战的心狠狠戳了一下。


             差不多吧,你以为我是疯丫头傻丫头,你的事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秦啁受不了走了,洪步成她跟你处了那么长时间,她老头子的实质性问题她跟你说了吗?她家那么有钱,捧个三五十万费什么劲,就是赖着。明眼人一眼就看穿她就是因她老子的事迷惑你,跟你周旋、跟你拖延、跟你拉锯,给你来点小甜头让你晕头转向……


           照你这么一说,我简直就是孤家寡人了,往重里说就是草包饭桶就是猪八戒,往玄里说就只有披着袈裟去撞撞钟敲敲木鱼了?


            慧成扑哧笑起来,她的笑容里竟然传达出一种很特别的媚气,鬼魅而妖艳,像一朵突然绽放的绚丽的昙花。匡国战越来越强烈地感到这裹胁着他的异香,匡国战惊呆了痴迷了入魔了,匡国战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匡国战眼睛发直地看着慧成。慧成还在笑,笑得浑身都抖起来,笑得捂住肚子说,我的妈呀,看你还真生气了,逗你的。


          鬼丫头,你逗我……匡国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进了慧成那用奇异的气息布好的迷魂阵,又被慧成犀利的言辞逼到死角,匡国战退避着、挣扎着,寻求反击。谁知“女大侠”拔出的不是双刃剑,而是丢过来一道放电的媚眼。匡国战身上一直被压抑着的魔鬼,那朵蓝幽幽的火焰一下子就在他整个的蓝色的血脉里燃烧起来,烧得他的脑子也充满了欲望,烧得他的身体嗷嗷叫着就想到征服征服征服这个女人,匡国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把捉住慧成的手说,你逗我,你想把我作为你的试验田吧?


             又有什么不好?慧成肆无忌惮地在匡国战脸上亲了一口说,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匡国战把慧成揽在自己怀里,用手抚弄着她散掉的发辫说,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喜欢我。


            得了吧,别人不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骗乡下女娃子哩!慧成挣扎出匡国战的怀抱,狐狸精似的笑着,说说你的罗曼史吧,我考验考验你,看你老实不老实?


             我没有罗曼史,只有痛苦史。


             失恋史吧!慧成笑着跳起来,像一匹美丽的精灵。让我来烧水吧,然后我们洗澡、喝茶、聊天……


              匡国战生怕这匹精灵飞了又追上去拥住慧成说,我就喜欢你身上这味道,很好闻的味道,奇异的味道,浪漫的味道!


              傻瓜,慧成用指头点着匡国战的脑袋说,什么味道?洗过澡闻得会让你醉倒的。


             NO、NO,匡国战摇摇头说,这味道地道、本色、天成,就像大自然赐予的阳光、月色和风,还有你管的绿色的禾、雪白的棉、金色的穗。


               好嘛,想不到你还是诗人,慧成说,还把我的名字给镶嵌进去了。


              别小觑人嘛,我的诗可是在报纸上登过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在想恋爱中的人八成都可以说是诗人。


              不是八成,而是十成,个个都是诗人!匡国战吻着慧成,匡国战感到他身体内的蓝色火焰已织成了一张美丽的火网,他被火烤炙得口干舌燥,汗水像小溪似的在他身上横冲直撞,他觉得自己倍受煎熬,身子扭曲着,表情万分痛苦。他听到了他体内细胞细微的爆炸,那爆炸是一连串的而且是那么强烈地震憾着他。但匡国战还在喃喃着、喃喃着,说慧成,我们写诗吧,我俩一块合写一首诗!


            写诗,我不会的,我真的不会。慧成半闭着眼睛说,我热,我还是洗个澡吧。


          傻丫头,你就是一首诗呀,我就写你!匡国战被火焰烧得有些焦灼的声音,在匡国战的想象中慧成就是一块晶莹的冰,他整个的人恨不得一下子全躬进去才煞心火。


            匡国战感到了慧成的身体在起伏、在澎湃,像一下子一下子朝他撞击过来的波浪;匡国战感到了慧成像一株茁壮的稻子在噼噼啪啪地分蘖、拔节,匡国战得到了鼓舞,匡国战受到了冲击,匡国战听到了呼唤,匡国战的手在慧成身上舞蹈起来,匡国战感到体内的蓝火焰有种缺氧般的摇曳,匡国战有些喘不过气来地说,我来吧,我来吧,我来……给你洗个……桑拿浴……


           慧成整个人儿像一团烂泥似的酥软了,慧成挺拔、光洁的乳房滑出了乳罩,匡国战抚摸着、抚摸着,他终于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扑上去吮吸着、吮吸着……


               真好吃,咸咸的、酸酸的,匡国战说,就是太热!


                我就是一块炭,


              桑拿得你淋漓大汗!


               慧成一下子坐直了,被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尖叫着说,匡国战,这不是诗嘛?是你馈赠给我的诗,这可是我的处女作呀可是神来之笔!题目就叫《炭》。


                 这真是神来之笔,但更壮丽的诗篇还在后头呢!


               匡国战一任蓝色的火焰烧着自己,有些迫不及待地又扳倒了慧成的身子,着了魔似的摸捏、搓揉着,嘴中不经意地发出那小儿似的咂咂声,慧成的身子便在他的抚爱中呻吟着扭动起来。


           哦,噢,嗳,我要,我要……慧成的手便一下子伸进去一把抓住了匡国战的那个东西,那东西正像擀面杖一样坚硬,像刚出烤箱的热狗一样滚烫。慧成的臂膀和身子像蛇一样地缠着匡国战,慧成和匡国战鲜艳而温软的舌头已搅在一起。他们便像双双中弹似的倒下了,就在身旁的一张宽大的草席上翻滚腾挪,薄薄的几件衣衫秋天树叶似的纷纷落下。匡国战的那东西还握在慧成的纤纤玉指间,它引导着伸向那丰腴茂盛的处女地,那隐在芃芃茂草中的水处……


              匡国战觉得天旋地转、觉得房子在旋转、身下的慧成在旋转,自己的身子在旋转,而身体内的蓝色火焰已燎成了一片瑰丽的壮观无比而慑人心魄的蓝艳艳的火海,他终于听到了身体内巨大的爆炸声,听到了火山爆发后几千度的溶岩迸发后的轰鸣,听到了奔腾的万马狂飙似的卷过草原的呼啸声,听到了坦克一往无前辗过平原和山岗时的隆隆声,听到了春雷在惊蛰的季节里在天空滚过的威严,更像台风肆虐的脚步虎踞龙盘居高临下横扫、摧毁、破坏、征服一切的一切……


             待一切都归于寂静了,匡国战像死过去一般,慧成也如死过去一般,他俩就那么个样死在那里,半晌没有动一下。


              当匡国战醒来时,月亮已升高了,天也有了少许凉意,匡国战已没有了激越,他有一种跌进深渊的感觉,被套牢的感觉,或者被俘虏的感觉。他懵懵懂懂地想,我怎么会这样?


               随着一阵香气浓郁的风吹过来,匡国战看到了慧成正拿着一把大蒲扇为他扇风,他心里一阵感动,眼泪差不多要掉下来。他觉得应该用一种气功的意念排除一切杂念特别是洪步成的影子。慧成对他这样好,这是真的好,他的心里像洒了一阵毛毛雨变得润酥酥的了。


             醒来了,睡得好吗?黑暗中仍看到慧成的眸子亮亮的,起来冲个澡吧,噢!


不早了吧?匡国战躺在那儿伸了一个懒腰,一个鹞子翻身爬起来说,我还是回去洗吧。


                我水已经烧好了,慧成幽幽地说。


                匡国战便不再吭声,匡国战便在那如浸在水中的朦胧的月光下洗澡,匡国战的身上便镀了一层银一样的东西,在蟋蟀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虫子的情歌声中那不时泼刺泼刺的水声便给人许多许多浪漫的甚至带有点色情意味的遐想……


            慧成终于忍不住走进院子,慧成声音粘粘地飘过来,你把那裤头脱了吧,我顺手洗了吧。


              匡国战应道,噢、噢、噢……


                慧成的手便过来了,匡国战感到慧成春葱似的指尖像杨柳似的拂过他的肌肤,又像掠过水面的燕子在他打满肥皂泡沫的身体上滑过,匡国战竟有一种过电的感觉,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穿着洗澡的红色三角裤滑下来了,匡国战身子一抖那东西又威武地勃发起来……


                 匡国战看到慧成痴痴呆呆不忍离去的样子,匡国战便有心要逗逗她。


                 匡国战说,我正洗澡呢,给个洗澡的迷语给你猜一下——女人看男人洗澡,是首歌名。


                慧成说,这谁不知道——“好大一棵树”。


                  匡国战说,女人看男人在月光下洗澡呢?是本书名。


                 慧成说,这个,我说不上来。


                 匡国战说,说不上来了吧,琼瑶的“月朦胧鸟朦胧”。


              匡国战看到慧成嫣然一笑,匡国战发现皮肤黧黑的慧成牙齿却是那样洁白,有点黑非洲的意思,匡国战的思绪像他身上正朝下淋的水更像普鲁斯特笔下的小说很意识流地流淌着,在他将整桶整桶的凉水哗啦哗啦给自己来个灭顶浇灌想冷却一下自己的身子冷却一下自己又要朝外流淌的喧嚣与骚动的时候,他乱糟糟的脑海里像有一个被打翻的雀巢惊得扑棱棱地飞出来一只鸟,这只鸟是一个形而上的思考——


               我他妈的是坠落了,还是爱你没商量?!


           长胜墩

            龙感湖又名雷池,位于黄梅县东部,总面积43平方公里,常年水域面积23平方公里,为历史上古沙湖遗址之一,是长江中下游平原“七十二连湖”重要的水系组成部分,与国家5-旅游景区沙湖为同一水系,一脉相承。

  龙感湖原名华阳河滞洪区,是自然形成的低洼地带,东靠京九铁路,处于黄冈市行政中心所在地黄梅中央地带,距黄梅市中心2公里,105公路傍湖而过,距雷池生态旅游区仅5公里,主要由华阳河拦洪库、长胜墩拦洪库和华阳河滞洪区三部分组成。一直承担着沿大别山5条大的山洪沟的排洪、泄洪、蓄洪的作用。

  华阳河滞洪区在以前经过多年运行,加上管理不善,使这里常年垃圾成堆,蚊蝇肆虐,臭气熏天,泥沙淤积,库容不断减少。每到汛期,严重危害着城区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同时也威胁到了京九铁路的安全。

  针对这种情况,2003年初,市委、市府决定下大力气整治这块湿地,并冠名为龙感湖,意喻为五湖四海、星光闪烁、世纪之星、希望之星。意为群策群力,发扬龙感湖精神,创造龙感湖速度,推进龙感湖发展。龙感湖是为改善黄冈城市环境,建设山水园林化城市而建,经过5年的建设,在全市人民的支持和武汉援建部队的支援下,到目前为止,共挖运土方1400多万方,建成湿地保护面积43平方公里,形成常年性水域23平方公里,建设防洪堤106公里,建设各类防洪、泄洪水利建筑54座,投资近三亿元,建成东、西、南、北、中、新六大区域,即六大景区:鹤翔谷景区(北)、金雷池景区(西)、百鸟鸣景区(东)、白鹭洲景区(中)、新月海景区(新)、南沙海景区(南)。先后又实施建设了龙感湖纪念展示馆广场、龙腾雷池广场、新月海生态广场、渔人码头广场、鹿儿岛广场、中域垂钓中心,分别建有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的大型游乐场和停车场一个,有大型游艇、快艇等各类船只30余只,主要建筑有大型蘑菇亭、西欧风格的城堡、鹿舍鸽舍、揽月桥、张拉膜等。


武汉明斯克影视传媒集团策划总监文学统筹\湖北省食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湖北省策划协会秘书长\武汉鼎诚影视学院兼职教授\武汉电视台《生活全报道》制片人\电视剧《黄广会战》编剧\湖北日报《酒水栏目》主编\宣传部副部长级调研员詹玮,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 加WO微信:yszw66   )

【个性签名】《电视剧本就是这样炼成的》故事加故事,一集一集就成了电视剧。如果学习写剧本,那么最好写自己的事情,不要改写别人的材料。一个人写,不要合作。这样你们会学到很多东西,酬劳就是经验。平生喜欢与文字为伍;还是会用那些笔战斗的;若这些年的回忆是糖,我想真的会甜的忧伤!在回望时,想着陈年旧事,像一杯烈酒灌满胸膛。天下真正做出事情的人们都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诸葛亮心里恐怕是雪亮的,也晓得他总弄不出玩意来,然而,他却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叫“做人”。所以,成长一直是很多文学乃至电影表达的永恒主题。无论写什么,文人都是在蚕食自已的心血精魂。我的梦想:看三千部电影,拍摄并且剪2000部电影(视频),听1000个人的交响乐作品!看500个中外作家的作品!写一写生活中的故事、拍一拍生活中的照片、观察一下不同阶层的生活现状!

第188期影视之星:黄克(我社以后每星期五发布影视之星推荐栏,每期二篇文章+作者简介与自述,欢迎大家关注我社微信公众平台官方订阅号(yszw6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