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时尚        2020-02-18   来源:小斌说三农

如果问到清朝的对外贸易是什么,可能大家第一反应就是“朝贡贸易”。然而中国史料中并无“朝贡贸易”的说法,有的却是“互市”一词。

如在《皇朝文献通考》之中,清朝便用“互市”一词来介绍本朝的通商制度。如:

“宋以前,互市之制,其详靡得而记。自宋开宝后,始置市舶司、榷场、博易场,沿革详略,具载马端临考。置前明末代,抽税过重,防奸则疏,以致大启海氛,公行抄劫,吴越濒海州郡,数倍其害。”

从记载中看,清朝将互市制度的源头追溯到了宋代,并且对明朝的互市制度采取了一种批评的态度,认为他们税负太重却又不防范奸细。在清代,清朝统治者在吸收前人经验和教训的情况下,采用了三种“互市”制度,它们分别是“关市”、“海泊”以及“在馆贸易”。下面请听日航君为您讲解。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宋代榷场

互市制度一:关市

1、 山海关外的关市

关市起源比较早,在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时已经出现。

当时后金与明在抚顺、清和、宽甸、叆阳四地互市贸易。这四地为后金与明的民间贸易中心的市场。由于后金建国之初国力尚弱,需要大量物资,因此后金常常派官员到互市市场去进行贸易,以补充物资,有多处记载,如:

“天聪九年,发帑银与明国互市,获蟒素等缎疋。”“天聪十年,遣察汉喇嘛,率每家十五人,携貂皮各五十张、人参各百觔、往明边杀虎口贸易。”

随着贸易的逐渐扩大与朝鲜的战败,后金与朝鲜通过“平壤之盟”也展开了贸易。这种贸易分为两种形式,一种为使节团贸易,即两国通过使节团访问的时机,各自派遣商人到对方京城进行贸易;一种为互市贸易,即在会宁、庆源、中江设立互市市场,定期进行贸易。

在这种互市贸易中,因为后金与明经常性地开战,因此两国之间的关市经常被关闭;而朝鲜因为身为明的附属国,听从明的号召,也经常关闭自己与后金之间的关市。后来这一条成为了清太宗征讨朝鲜的理由之一,1637年,战败的朝鲜沦为了清的藩属国。

清要求朝鲜在每年的二月和八月开放关市,每次开放时间为20天。在这种不对等的情况下,实际上朝鲜与清之间的关市已经成为了清补充物资的廉价市场了。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最早开始贸易

2、 清军入关后的陆路互市

随着清军入关,消灭明朝,统一中国全境。清朝需要面临的陆上关市的范围也从山海关外的一片区域扩展到了整个中国边境。此时的互市贸易的对象变为了安南、沙俄等国家。这些国家有的是类似朝鲜一样的藩属国,有的是类似俄国一样的平等之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清政府是如何应对的呢?

  • 属国互市——以朝鲜、越南为例

先说朝鲜。朝鲜作为最早被清征服的藩属国,在清朝统一全国后,已经不再需要从朝鲜通过关市来获取物资了。因此当时以国家贸易为主的关市逐渐变为了普通百姓的贸易场所。但是对于当时实行海禁政策的朝鲜来说,与清朝的关市贸易就成为了重要的国内物资的来源处。

再说越南。康熙五年,越南正式表示对中国的臣服,两国建立起了宗属关系,并且重新开启了关市贸易。两国重新协商了互市章程,大多沿袭前明的规章制度。但是因为涉及到两国之间的贸易,还是修改了一部分。负责于越南贸易的最高官员是两广总督,但主要是依靠广西巡抚及其下属进行交涉。

另外,对于商人,给予商人腰牌、印票等作为凭证,并且要求商人成立会馆,选出“客长”以监督中国商人。清朝通过贸易凭证收税;越南则是直接对商人收取些许税收。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大清在东北和西南分别与附属国进行“互市”贸易

  • 与国贸易——以俄国为例

康熙二十八年,通过雅克萨之战,清俄之间签订了尼布楚条约,建立了外交关系。当是根据条约规定,两国开始了互市贸易。

当时互市贸易的地点主要是北京和尼布楚。在尼布楚的互市主要依靠当地游牧民族携带少数货品与驻守尼布楚的俄国士兵交换物资。对于俄国来说,大宗商品的交换还是需要到北京去。

因为北京没有关市,因此俄国值得依靠使节团去进行贸易。尼布楚条约签订九年后(康熙三十七年),俄国对中国贸易改为了国营贸易。

后在康熙中叶,喀尔喀地区的库伦等地成为了新的中俄贸易的互市市场;在雍正年间正式在克图卡伦设立互市市场;在乾隆二十年左右,中俄互市便集中于恰克图。

在税收方面,因为互市市场根据规定实行免税,在恰克图等地并不收税。但是回国后,俄国对本国商队采取十一税的做法,清朝则通过引票等凭证进行收税。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通过雅克萨之战,清朝与俄国建立起平等外交关系

互市制度二:海泊

在康熙年间平定台湾后,清朝开海,设立四海关以管理海上对外贸易。

清朝海关与现代海关的职能大同小异,主要是负责办理海商出入境贸易的手续,外国商船出入境的手续,负责课税,负责设立和维护海港设施等。但是海关官员不直接干涉商业。

对于外国商人的管理则是通过行商。行商是替外国人办理出入境手续、报税、代为缴税、买卖货物、照顾生活等的一群人。外国商人虽然不喜欢行商,但是享受于行商所提供的优质服务。

在乾隆年间,因为发生了震惊朝野的洪任辉事件,因此乾隆下达诏令限制英国商船,让他们只能在广州贸易。这种决定除了政治上的考量外,还有经济上的考量。因为考虑到广东海关税收、洋行商人的生计以及港口设施的维护等问题,因此便统一集中于广东贸易。当时乾隆写到:

“粤省地窄人稠,沿海居民大半藉洋船谋生,不独洋行之二十六家而已。且虎门、黄埔在在设有官兵,较之宁波之可以扬帆直至也,形势亦异,自以仍令赴粤贸易为正……明岁赴浙之船,必当严行禁绝,将来只许在广东收泊贸易,不得再赴宁波,如或再来,必令原船返回,不准入浙江海口。”

然而这一条仅仅是针对英国商人,并非是针对所有的洋商。当时西班牙、暹罗、爪哇等国家的商船仍然可以到厦门、宁波等地进行贸易。如《厦门志》中记载:

“奏准,此后外夷商船到闽海关,其装载货物照粤海关则例征收。”

这说明这条禁令仅仅是针对不守规矩的英国商人而并非针对所有商人的。当时的外商只要是遵守秩序、按时缴纳税收,并不会受到清政府特别的针对。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广东十三行负责海泊贸易

互市制度三:在馆贸易

在馆贸易,指的就是外国使节团来华时,通过中国境内接待使节的馆舍来进行贸易。虽然这种贸易形式看上去非常像“朝贡贸易”,但是实际上它不能叫做朝贡贸易,应该叫做使节团贸易。

何谓朝贡贸易?根据日本学者坂野正高的说法,朝贡贸易应当是使臣贡献,皇帝下赐,两方之间形成了一种贸易关系。

这一点就是日本学者“他者”的视角的不足之处了。因为若是站在清朝统治者的立场上看,这并非是一种贸易。使臣贡献的物品是向皇帝表达尊敬服从的方物,皇帝赐给使节的物品也只是赠送给国王、使节团的物品,而不是用于交易的物品。

一直以来,我们都有一个思想误区,就是统治者都是“散财童子”,对于朝贡的使者往往会给予他们十倍乃至百倍的更高利润。但是根据韩国学者全海宗的计算,朝鲜当时朝贡的费用,包括岁币、贡品、旅费、送给中国官员的打点费等加起来,已经超过了清朝皇帝的赏赐。这其中有清朝皇帝出手并不是太过大方的原因,但是考虑到清朝还要提供使节团的吃喝住等费用,因此两国付出的差不多,不存在从中能大获其利的余地。

另外,我们还要注意的一点就是,当时进行在馆贸易的国家,不仅有属国(如朝鲜,越南),也有与国(如俄国),也有未经中国册封但是承认中国地位的少数民族政权(如噶尔丹)。这些国家基本上都进行在馆贸易,目的也是为了补贴旅费或者是顺便牟利。这样来看的话,朝贡贸易中所认为的,只有中国的附属国才会进行朝贡贸易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

对于在馆贸易,清政府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首先是对使节团进行免税,可见以下记载:

“凡市易,各国贡使入境时,其舟车附载之物,许与内地商民交易,或就边省售于商行,或携至京师市于馆舍,所过关津,皆免其征。”

这仅仅是对于外国使节团的优惠。对于随使节团到中国来的外国商人来说,他们需要正常交税:

“若夷商自以货物来内地交易者,朝鲜于盛京边界中江,每岁春秋两市,会宁岁一市,庆源间岁一市,以礼部通官二人,宁古塔笔帖式、骁骑校各一人,监视之,限二十日毕市。海外诸国于广东省城,每夏乘潮至省,及冬,候风归国。”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

外国商人在中国

四、总结

从上文中,我们总结了清朝的三种对外贸易制度,分别是关市、海泊与在馆贸易。我们会发现,在具体的历史细节之中,这种对外贸易逐渐变得清晰明了,而不是我们所笼统概括的“朝贡贸易”。

这种朝贡贸易存在着一种传承性,从宋代的陆路榷场到清代的关市,从宋代的海路市舶司到清代的海泊,从宋代的外交使团到清代的在馆贸易……这其中都存在着一种历史的惯性在其中。而如今,这种历史的惯性仍在延续,如今天国内所存在的“互市贸易区”等。

研究历史,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博古通今”,通过历史经验指导我们现代的生活,希望这种“互市制度”的探索能够对我们日后的生活有着有益的借鉴。

参考文献:《中韩关系史论》,《中国经济史》,《剑桥中国史》,《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等书

文:日航通鉴 图:来自网络与站内,侵删

东北走陆路,东南走海路,说说你不知道的清代“互市”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