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倾国之恋?旧情书,老照片,周公祭日说真情!

时尚        2019-09-09   来源:小斌说三农


清光绪30年(1904),广西南宁镇台府里,阖府人都在等待一个孩子的降生。新夫人挣扎许久,终于母子平安,一个女婴出世了。家人前去报喜,孩子的父亲,镇台大人却把脸一沉:要女儿何用,不如送人。

生产不久的夫人,闻言挣扎着找了把菜刀,坚决地说:“你要把她送人,就先拿刀杀了我吧!”镇台大人只得悻悻作罢。夫人紧紧抱着逃过一劫的女儿,那时,小小的婴孩和她慈爱的母亲,都不知道,几十年后,她将在历史中大放异彩。

 



他,文能安天下,武能定乾坤,内日理万机,外纵横捭阖。关键呢,还玉树临风,让一代又一代少女,在凝视他的照片时,开始了一场始于颜值,终于人格的沦陷。

他,是周恩来,她,是邓颖超。

今天是他的祭日,谨以几则旧情书,一组老照片,缅怀逝去的伟人与平凡又永恒不灭的爱情。

01

少年时, 他写下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少年时,她写下:

望吾同胞 ,从此上下一心 ,

振起精神,谋国家之进步。

世事靡常,岂能一定。

安知吾国异日不立于万国之上哉!


02

他的才干有目共睹,他却说,她的能力胜于自己

在五四运动中,他就见识过了。

那年,天津男校女校联合行动,发起爱国救亡活动。

他们办报纸,做演讲,周恩来任主编,邓颖超任女届讲演队队长。年仅15岁的她,常常需要站在桌子上演讲,讲齐心救国,讲朝鲜亡国奴的惨痛,讲北洋政府的腐败无能。讲者悲愤激昂,听者声泪俱下,受感染者不计其数。

“还记得当年在天津开大会吗?你第一个登台发言,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许多人说,外貌上,他们不般配。

 他却骄傲地对外宾说“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是我夫人”

03

未相遇时,他曾经在日记里写下:人生何必有妻孥。

未相遇时,她看到花轿迎亲,就在心里悲鸣“这个女子一辈子完了。”

可是,当他遇见她,一切防线都沦陷。

去法国留学后,他常给她寄礼物,小小的异域风情盘子,精致的小银人,还有那一行行文字,温柔得不像他的手笔。最后,他直白地提出了要求,非常急迫地要她明确回答,她才彻底明白,也慌了神。找母亲商量,母亲建议“再观察”。 然而这次, 她没听母亲的,回了信,俩人开始了自由恋爱。


04

当初她和周恩来结婚,黄埔军校的朋友听说,闹着让他们请客。于是他们就在太平馆请了两桌,何应钦、邓演达、张治中、李富春、蔡畅、恽代英等国共元老纷纷出席,就连蒋介石也是因为流鼻血住院才没到贺。人们起哄,让邓颖超报告恋爱经过,邓颖超大大方方讲述了一遍,还背诵了周恩来的一首诗,惹得宾客击节赞叹。张治中说,周夫人果然名不虚传,和周主任一样,天生的演讲家。

邓颖超却抱怨道,什么周夫人,我有名字,邓颖超。

晚年,外媒把她称为“周恩来遗孀”,她又一次表示,我是恩来的家属,他也是我的家属。


05

从他们的两地书中,你能看到爱情的秘密


来:今天又是星期六了。自从你走后,跳舞就有些不景气,今天索性停舞了,人们都纷纷忙着选模范工作者了。然而养病悠闲的人,想念着情侣,格外感觉到寂寞!

……

祝福你,热吻你!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八日 晚

超:

忙人想病人,总不及病人念忙人的次数多,但想念谁深切,则留待后证了。

                                                                                            来


她对他浓情蜜意,却深知,真正的爱情,不是羁绊。

1942年,邓颖超在一次青年妇女座谈会上就讲道:“有一些人,心地狭窄,受自私和独占欲的支配,不喜欢甚至干涉自己的异性朋友不能与旁人交往……怕自己的妻或夫的爱情转移,夫妇之外,概无朋友……必须从积极的方面,通过各方的努力去克服上述的现象。使夫妇之外,还能有朋友,爱情之外,还需要友情,则更能调剂夫妇的生活。如果夫妇二人,整日厮守,过着极狭窄的生活,日久必然厌腻、淡薄,爱情非但不能巩固,而且反会恶化。

他们的爱,历久弥坚, 1954年,他出国访问,她寄信的同时,还寄了在郊区的山坡、泉水之旁采的野花和在院子里采的几朵他们最喜欢的海棠花,“给你的紧张生活,加上一些点缀和情趣”。


6月13日,周恩来在百忙之中回信:


“你还是那样热情和理智交织着,真是老而弥坚,我愧不及你。来日内瓦已整整七个星期了,实在太忙,睡眠常感不足 ,每星期只能争取一两天睡足八小时。所幸并未失眠,身体精神均好,望你放心。”


并在信中附上他在日内瓦采集的芍药花和蝴蝶花,“聊寄远念”。



1942年7月3日 周恩来致邓颖超


1944年11月12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1955年4月10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06


“(1976年)1月8日早上一上班,我打电话告诉医院值班人员,说8点半邓大姐吃早饭,上午先不去了,下午再去,然后问情况如何,对方告之还可以。但半个小时后,值班打电话来,语气一连串的急促?押‘赵炜,快来快来!不好了,不好了!’”

赵炜一下子明白,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这时邓颖超正在刷牙,问赵炜怎么了。赵炜努力平静地说打电话,要马上到医院去。邓颖超匆匆前往,下汽车快步向病房走去。赵炜紧紧扶着她,怕她摔倒。两人一推开病房的门,登时傻了眼,医护人员、工作人员都站在旁边哭。来迟了!没来得及跟丈夫作最后告别的邓颖超一下子倒在周恩来身上,边哭边喊,“恩来!恩来!”


他逝后多年,她也即将告别人世时,看着西花厅一院的海棠,她坐在录音机前留下了永恒的思念。尔后,她用他曾经用过的骨灰盒,像他一样把骨灰撒向江河,一起翱翔山河了。


网友评论


努力的小千万:

情长纸短,吻你万千!这把狗粮,猝不及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