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聪明,败也聪明:明代贵州铜仁“印江血案”钩沉

太极拳        2020-02-13   来源:小斌说三农

我们常说俗语“山高皇帝远”“穷山恶水出刁民”“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果将这几个词语联系在一起,也就难免令人眼前浮现出一桩血案的几个抽象要素。封建社会在偏僻地区为官,鉴于远离王化,少数民族聚居(民风剽悍、民族矛盾多发)等因素,官员的非正常死亡率也较内地中原偏高。远的不说,清代咸同之际,云南布政使邓尔恒调任陕西巡抚途中遇刺案,马荣事变云贵总督潘铎在五华书院被刺身亡案等等。总的来说,为官难为,难在陷身利益纠葛。

明代贵州印江县有在衙供差的惠琛、甄鉴、家利、靳保等八人一帮凶徒,狼狈为奸。凡有县官到任,他们必小心曲意当差侍奉,献忠谋、奉命令、访外事,入禀没有一处敢擅自欺瞒,但有差遣,夙夜不违,等得县官倚信之后,八人悉数呈告衙门利弊,各乡富民姓名。有告难明之状的,勤心外出查访;有愿投贿赂的,小心在外连通。县官故此有贤能之名,讼狱清理及时高效,而私银又多攒不少。因这八人亲附于官,只要是县官出入的银数,他们皆知之甚详,待到县官在任三年,知其宦囊已厚,八人就共商谋杀,或是投毒,或是行刺,只托言本衙多鬼魅,知县被鬼所害。

成也聪明,败也聪明:明代贵州铜仁“印江血案”钩沉

朋奸为党,同然一词,抚院不能发现,为免担重责,只得措辞模糊,为这种说法呈报分辩。八名凶徒因搜得官财,共同分赃,虽然之前不隐瞒官员攒钱之事,但官员积攒的不当之财皆成了他们的财物,以此为弊,后官到任,无不相信私衙有鬼之说,便令官军守宿外舍。八人在县官未到任之前,各水幛(点缀水上景观的一种园林小品)都有活笼,不须开门,可以直通官房,他们既在外守宿,做奸犯科更加容易方便,此后官军又死数人,其衙有鬼之名,传于京师,是人都不肯选到印江为官。有位举人尤思廉,家道清贫,因无钱打点上下,经考核选拔,被选调印江出任知县,其得知后叹道:“一世贫难,辛苦读书,幸得发科,自谓足可断送穷债,谁料选任到此地,性命难保,我如何不幸到如此地步啊!”

一听选的吏员周元汲,与他同店,丝毫不惧:“岂有衙门能死人的?若让我出任知县,欣喜还来不及呢。”思廉来了兴致:“听闻前任知县,也是吏员所升,你若有关节,可以打通。”元汲正色道:“如可任命我为知县,打通关节的银子我随便出。”思廉于是托人联系吏部,吏部郎中思忖道:“吏员虽无出任知令的先例,但此任极为险恶,出任也是无妨。”随即改任尤思廉到其它地方,而以周元汲知印江县。元汲到任后,明察吏治,人都畏服,当时他也不敢携带家眷,只有两仆人柯贵、卢卿同去。过了两月,他详问前任官员魅死缘故,时知县住处夜间并无动静,元汲不禁疑道:“怎么会有初到无鬼而任久有鬼的?我从来未见到鬼能持刀杀人,这必在衙当差的人做弊而假托是鬼所为。”

成也聪明,败也聪明:明代贵州铜仁“印江血案”钩沉

元汲因此仍旧用惠琛等人守衙,果然见每个人都勤谨守任,但他内心始终暗自提防,白天只单独睡在大厅旁的偏房,两个家仆则睡于右侧厢房,夜里在左房床前悬三管润湿过的朱笔,右房床前悬三管润湿过的墨笔,三人共在后房楼上,开备两床就寝。如此过了半年之久,周元汲本有治才,又得到惠琛等人为耳目相助,词讼判如流水,赃罚及诸多常例银远不止三四千两。忽某夜二更时分,惠琛等人悄悄揭开水幛,带刀摸入左房刺杀周元汲,家利等人潜入右房行刺周家仆人。方到床前,各人都被朱墨笔点污面部,却并未见人在床。周元汲最初只略闻足迹之声,稍后有开左右房门的轻微声传来,他立即在后房楼上大呼:“有贼,大家赶紧起来!”衙内无人回应,元汲急令两个家仆同声大喊:“今夜有鬼,守衙的速速点灯!”

惠琛等人听得周知县三人在一起,知道他有防备,只得悄然退出,再佯装应声而起。当场点烛明亮,周元汲与两位家仆一同下楼,见惠琛等人脸上多处点有朱墨遗迹,本欲就此发落,但恐众凶徒后面因事发行强动手,仅凭三人根本难以招架。所以周知县假装不知:“今夜果然有鬼,大家千万不要在此久坐,赶快抬印箱来,我们出去升堂。”惠琛等人以为知县大人不知真相,各人内心稍安。升堂之后,在衙的吏书差役各起伺候,传唤左右衙丞簿吏等全部到堂相问,周知县令三人前坐:“本县正想请三位共审鬼祟。”言罢即命左右选用八把粗棍,将惠琛等八人按倒,拍案喝道:“你等谋杀本官,该当何罪!”

成也聪明,败也聪明:明代贵州铜仁“印江血案”钩沉

惠琛八人纷纷喊冤:“鬼祟为灾,大人为何罪及小的们?”周知县冷笑道:“鬼怪岂能杀人?料想前任县官都是尔等所杀。殊不知我左右官房的都是假床,左房床前系三管湿朱笔,右房床前悬三管湿墨笔,你等入房行刺之时,面上都触有朱墨痕迹,明明有证,如何反而言鬼!”丞簿众人看八人脸面,果然多有朱墨痕,尚未擦拭干净,无不拱手称道:“堂尊神见,也是这些贼辈罪满难逃的时候。”左右公差奉命敲打,惠琛八人见实恶察出,无可抵饰,只得各自供招,周元汲还有一点不明:“本官房门内锁,你们是怎么进入的?”惠琛老实交代:“水幛皆是活笼的,可揭开进入。”经过查验,事实确凿。

周元汲认为知县有父母之尊亲,承天朝之爵禄,而惠琛、家利等八人潜谋不轨,包藏祸心,“历杀长官,稔积弥天之恶;假言鬼魅,累逃弑主之诛”,此番挟持利刃,寻刺长官;误入空房,恶迹昭然,按律已伤者绞,已杀者诛,首犯当斩,籍没财产。结案判决报至按察使司与巡抚衙门,很快得到批准,周元汲也得到嘉奖,惠琛、家利等八人即行斩立决,财产悉数籍没,妻子流放边地,印江县境一时肃清,百姓官吏无不慑服。此后周元汲连任九年知县,擢升为铜仁府通判。

成也聪明,败也聪明:明代贵州铜仁“印江血案”钩沉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大宋提刑官》开篇梅城谜案,孟良臣赴任穷山恶水的梅城,猝然遇难,好友宋慈义无反顾前去探明真相,岂料知州卢怀德与杨主簿为首的一帮县吏早有防备,若非宋慈岳父薛庭松奉旨钦差,及时赶到,暗施援手,只怕破了案,宋慈也没有机会昭示真相......上述同样奔赴偏远地区为官的周元汲,艺高心细,破了印江多年“鬼祟杀官”的血案谜局,情节虽然没有电视剧那么紧张曲折刺激,但可怕的是,凶徒们利用在衙门当差的身份掩护,竟能谋划几个数年之久的杀官血案,此心之怖,此算之深,令人不由得六月生寒。通过此案可窥,陷于利欲熏心的杀人勾当,成也聪明,败也聪明,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聪明反被聪明误,然终究难逃刑罚重裁。

------------

此案译自《诸司公案》中【捕诛群奸】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