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兴建生物煤油厂,用炸过薯条的油提取燃油开飞机,足够吗?

综合        2020-02-13   来源:小斌说三农

关注荷兰,从关注一网荷兰开始!

使用烹调剩油为燃料的飞机发动机目前已经存在,但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航空公司,包括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已经适度使用这种类型的废物,作为矿物煤油的代用品。但是,到目前为止,这种可持续燃料只能在美国的洛杉矶加油,而洛杉矶有世界上唯一的生物煤油工厂。随着荷兰格罗宁根生物煤油工厂的建成投产,这将发生变化。

荷兰兴建生物煤油厂,用炸过薯条的油提取燃油开飞机,足够吗?

今天,第一座欧洲生物煤油工厂在格罗宁根开始动工,预计将于2022年投入运营。该工厂每年将生产100000吨可持续煤油,其中荷航KLM将使用四分之三。

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首席执行官Pieter Elbers说:“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每年可节省超过20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这相当于阿姆斯特丹至里约热内卢之间1000次荷航的航班排放。最终,生物燃料占本公司燃料总消耗量的2%。”

在格罗宁根建造生物煤油工厂被视为使航空业实现可持续性的第一步。与矿物煤油相比,生物煤油燃烧时候产生的二氧化碳估计减少了几十个百分点。专家认为这是迈向新技术的中间步骤,最终导致实现“中性气候”的航空。

生物煤油具有植物的基础成分,无需改装发动机,可用于任何现有的飞机。

正反两种声音

来自代尔夫特理工大学(TU Delft)的专家Joris Melkert认为,格罗宁根的新工厂对环境有益: “如果你能够纯粹地做到这一点,用正确的方式获得新型的燃料,你可以让生物煤油几乎完全不排放二氧化碳。”

尽管如此,Joris Melkert说,仍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 “就像现在一样,与普通煤油相比,成本非常高,价格有时高出两到三倍,也并没有被大规模使用。但是,如果你从来没有开始迈出这一步,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

不过,也有批评的声音。荷兰布雷达应用科技学院的讲师Paul Peeters表示,如果航空业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增长,使用生物煤油将不会有任何意义。

Paul Peeters说,研究表明,如果我们能够在2030年用生物燃料取代9%的煤油,我们应该感到高兴。 “这是欧洲的最大限度,这将使航空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约4%至6%。”

在全球范围内,可以到2050年减少7%至30%。

他说,问题在于缺乏足够的合适的原材料。如果你开始种植作物,问题又来了,哪来的空间?大自然已经承受着压力,你能把制作生物煤油的作物种在哪里?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这是不可能的,而采取不正当行为方式的风险非常大,就像最近出现的汽车用生物柴油造假一样。除非我们突然开始减少飞行,否则生物煤油并不是航空业一直在等待的绿色革命。

荷兰兴建生物煤油厂,用炸过薯条的油提取燃油开飞机,足够吗?

他认为,长期解决方案应该是在其他地方。他说: “就目前而言,我说可以建造这个工厂,但同时开发合成燃料。我们还必须努力研究能够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新燃料的合成燃料。幸运的是,这项工作也正在进行中,史基浦将建立一个合成燃料的试验工厂,直接从二氧化碳中生产燃料。”

可持续发展的中间道路

汽车生物柴油的造假可以让航空业吸取教训。获得航空生物燃料使用博士学位的能源科学家Sierk de Jong说:“如果大型航空公司开始使用棕榈油等不可持续的粮食作物,我会感到惊讶。根据生产环境的不同,有许多不同的绿色作物。有的生物煤油可能非常地不可持续,如大量焚烧丛林那里种植棕榈,以获得棕榈油;但是,你也可以使用造纸工业的残留物,获得可持续的生物燃料,减少高达9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研究可持续发展飞机燃料的Sierk de Jong认为,可持续飞机燃料的开发是一项类似三级火箭的工程,首先是重复使用过的油炸脂肪,目前洛杉矶和荷兰的一家生物煤油工厂就是这种情况。 “这些烹调用过的残余脂肪无法无限制地获得,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其他行业,例如农业的剩余物物质也会被考虑进去。唯一的问题是,到目前为止,技术还达不到这一步,可以付诸商业的应用。但是,我是看到有发展的空间的。”

据Sierk de Jong的看法,最后的一步是进一步扩大: “我看到了合成燃料的作用,那是由二氧化碳制成的燃料,可以从空气中提取。其中需要的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我认为这是理想的终点站。我想我们应该竭尽全力,为气候的变化做好准备,采取行动。”(黄锦鸿编译)